追蹤
沒事就愛找樂趣!.....陽台就是要花花!
關於部落格
境隨心轉...生命中的事物,有時候轉個彎........
也許會變得簡單喔...

Michael Jackson~ I love you forever....
  • 361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Michael Jackson~《vibe雜誌》2005年-訪問全文

在邁克爾去陪他的孩子的時候,鐘斯趁天還沒全黑,大略參觀了一下“世外桃源”。 她發現了娛樂園,遊戲場,火車站,拱廊,動物園,游泳池,“Jacuzzi”衝浪浴,碰碰車蓬,還有特別的區域裡面有動物可以自由地漫步。 這些動物有:印度豹,一匹小馬駒,一隻鸚鵡,幾只鹿和一匹駱駝(那只猴子去哪兒了?) 過了四十五分鐘,邁克爾準備好接受採訪了。 鐘斯把她在《SOUL》雜誌的舊照片給邁克爾看,他邊看邊笑。 他問鐘斯是否還記得以前的採訪。(那時,他不肯直接和她對話。他讓她和珍妮特說然後珍妮特再把話傳給他,然後邁克爾再告訴珍妮特怎麼對鐘斯說--這是因為他那時拒絕和任何記者談話。) 他這樣解釋道,“我當時感到害怕,我覺得如果我妹妹在這的話,記者會對我寬容點。 ”邁克爾總是活潑靈動的,往往不到一秒的時間內他便由輕語轉為尖細的笑聲。 他唯一拒絕提及的事是他的整容手術。 他說,“這是個愚蠢的問題,這也是我多年沒有接受採訪的原因之一。” 鐘斯接著又問到他的經濟狀況,他將這個話題一筆帶過:“我將它處理的很好。” 那當然了,他擁有Sony/ATV出版業的一半產業。 每當有人表演ATV版權裡的歌曲他都能得到一半演出費。 年屆43,邁克爾攜《Invincible》殺回歌壇並且一度成為Billboard前200名排行的榜首。 他在麥迪森花園廣場的表演也是CBS有史以來收視率最高的音樂特別節目。 鐘斯補充道,無論邁克爾的生活中有何變故-- 他始終保持 著一顆關愛,好奇和敏感的心。 在音樂的路上走過了30余載,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神化之餘,邁克爾·傑克遜還給我們留下了一個迷,就像一個遙遠的夢中人,總想清清楚楚的看清他的面容,卻總是隔著一層朦朧的面紗,近在咫尺又遠在天崖。 當他在音樂中忘情時,搖擺著他的手和頭,漂亮俐落的踢出它的腿,笑著喊著歡呼著“Whooooooooo! ”那是最美好的時刻,很幽雅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VIBE雜誌(以下簡稱V):(你的音樂產品的)銷量和像N'SYNC(超級男孩)和布蘭妮之類的年輕人比怎麼樣? 他們大約都是在你事業頂峰時剛剛出生的。 邁克爾(以下簡稱MJ):我的情況是不多見的,我在69和70年就有了排名第一的唱片 而在2001年仍然能夠進入排行拿到第一,我不認為其他藝人有這麼長跨度(的輝煌)。 這是一項極大的榮耀,我非常開心。 我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,我很高興人們能接受我的作品。 V:你覺得現在R&B音樂的情況如何? MJ:我不對音樂進行分類,音樂就是音樂。 人們把R&B變成了Rock 'n' Roll(搖滾)。 但那始終都是由法茨•道明紐(Fats Domino)到理特•理查(Little Richard)到查克•拜瑞(Chuck Berry)一路傳下來的。 我們怎能妄加區別呢?它就是它——美妙的音樂。 V:你覺得HIP HOP音樂怎麼樣? MJ:我非常喜歡,非常喜歡。我喜歡這種音樂。 我不太喜歡那裡面的舞蹈,看上去他們好像在做健美操。 V:你怎麼想起讓比吉•斯茂斯(Biggie Smalls)在“Unbreakable”裡說唱的? MJ:事實上那不是我的想法,是羅德尼•傑金(Rodney Jerkin),一位參與專輯製作的詞/曲作家的主意。 我曾想要將歌里加一段RAP,然後他說道,“我知道一個最佳人選-比吉。” 他把比吉的Rap放進去,效果很完美。 V:你為什麼會選擇Jay-Z做第一支單曲YRMW的重新混音? MJ:他是HIP音樂家,新生的事物,而且相當收現在的年青人歡迎。 他擊打著流行文化的神經,我這麼做是很有道理的。 V: 你對自己滿意嗎? MJ:我從來都是對任何事都不滿意,我是一個完美主義者,這是我性格中的一部分。 V:現在看到鏡子中的自己,再回想一下以前的樣子,有沒有說過:“我喜歡這個樣子,或是我喜歡這個髮型……”? MJ:沒有,我對自己從來都不滿意,我試著不照鏡子。 V:作為Jay-Z的嘉賓出席“New York’Hot 97 Summer Jam”演唱會,當時的情形是怎樣的? MJ:我只是現一下身,和他擁抱一下,觀眾的掌聲如雷鳴般,非常非常好的一種歡迎方式,對此我感到很高興,那是一種很偉大的感覺——愛,就是愛。 V:討厭看到有些人對你的模仿嗎,比如Usher,Sisqo,Ginuwnine,甚至Destiny’s Child? MJ:對此我一點都不介意,這是一批聽著我的音樂長大的藝人,當你在成長過程中聽你崇拜的人的音樂時,你就想努力變成他們的化身,你想看起來像他們一樣,穿的像他們一樣,小時候我是James Brown,是Sammy Davis Jr.……因此我明白這些,這是一種致意。 V:你在錄製《Thriller》和《Off The Wall》時,你知道這是在創造一種永恆的流行嗎? MJ:是的,這不是自大,而是事實,因為當我聽這些歌時就知道這是一些了不起的作品,旋律優美動聽,動感十足。 V:有沒有感到現在黑人歌手比以前容易得到人們的承認? MJ:我想從一開始,人們就很欣賞黑人音樂——如果你想回到黑人的精神時代。 今天的市場只不過是接受這樣的事實——那就是一種聲音,從Britney到’N Sync,他們都做R&B風格的音樂,甚至Bee Gees的Barry Gibb也總是對我說(模仿英國口音):“嘿,我們做的是R &B。 我對他說:“Barry,我沒把它分類,但那確實是一種了不起的音樂。” 我知道他來自于哪裡,我愛偉大的音樂——他沒有膚色之分,也沒有界限。 V:看起來你好像很喜歡單親家庭的生活。 MJ:我的一生中從來沒有這麼快樂過,這是事實,因為我是個大孩子, 現在我又透過一群真正風華正茂的年輕人眼裡看這個世界, 我從他們那裡學到的東西要比他們從我這裡學到的東西多, 我總是不斷地在他們身上用事實證明什麼是可行的,什麼是不可行的, 孩子們總是最好的判斷者,如果你有孩子的話,就會明白這些了, 這就是為什麼《Harry Potter》會這麼成功的原因—— 他是一部以家庭為導向的電影,在孩子哪兒你不會走錯方向,我們需要更廣闊的空間, 這就是我一直都努力不在我的歌裡唱一些反叛父母的歌詞的原因,我不想那個樣子, 我的成長過程也不是那個樣的。媽媽和Joseph(邁克爾的父親)也不會說那樣的話。 V:Prince和Paris都聽些什麼? MJ:他們聽我所有的音樂,也喜歡古典音樂,家裡總是放這樣的音樂,他們喜歡任何一支好聽的舞曲。 V:如果你的孩子以你打下的江山為基礎而成為一個流行音樂家,你會有什麼感覺? MJ:我不知道他們會怎麼處理這件事,這會很艱難,我真的不知道,太難了, 因為大多數名人的孩子都以自我破壞來終結生命, 他們不能忍受火在父母的才華橫溢之下, 人們總是會對Fred Astaire Jr.說:“你會跳舞嗎?” 而他不會,他一點節奏感都沒有,而他父親卻是個舞蹈天才,但這並不意味著你必須得結束生命, 我經常告訴我的孩子說:“你們不必非得唱歌,也不必非得跳舞, 做你們想做的人吧,只要不傷害到別人就行,這才是最重要的。” V:哪一位藝人——過去的或是現在的——一直激勵著你? MJ:Stever Wonder是個音樂先知,所有Motown早期的藝人,披頭士所有成員,我對SammyDavis Jr.、Charlie Chaplin、Fred Astaire、Gene Kelly和Bill“Bojangles”Robinson都很著迷,他們是真正的演藝人員,靠的全都是真本事,而不是那些暗藏的機關和間歇的掌聲;還有很多讓人稱讚的歌手,比如說Whitney Houston、Barbra Streisand和Johnny Mathis等,他們都是真正的自稱流派者。Nat“King”Cole.很偉大,Marvin Gaye 、Sam Cooke——他們都很好笑。 V:你在挑選參加30周年紀念的特別演唱會的演員中參與多少? MJ:我根本就沒參與。 V:你是怎樣試著讓一件事變得如此聲勢浩大而又特殊的呢? MJ:信任。 V:在“911”期間有怎樣的經歷? MJ:我在紐約(9月10日和10日兩天在麥迪森花園廣場剛剛表演完畢), 沙烏地阿拉伯那裡的朋友打電話告訴我說美國被襲擊了,我馬上看新聞, 看到了兩座摩天大樓的倒塌,當時的反映就是:“Oh.my God。” 我沿著酒店的走廊對我們的人喊:“所有的人都出去,我們現在就離開!” Marlon Brando在酒店的這端,我們的保鏢在另外一端,我們都集中起來, 但Elizabeth在另外一家酒店,大家都盡可能快的離開那裡,我們跳上車子, 但卻有一群女孩子在那裡,她們在前一天晚上看過演唱會以後沒有離開, 現在她們都趴在車窗上,一路跟著車子尖叫著,Fans是如此的忠實, 我們在新澤西避了一下。太不可思議了,我都要被嚇死了。 V:再透漏一個小秘密吧,說說平時有什麼消遣活動? MJ:我喜歡打水球仗,我們有一個水球館,有一個紅隊和一個藍隊,還有吊索和加農炮,還有一個計分器,得分最多的人就是勝利者,每次遊戲結束時,都是渾身濕透。 如果我要去做某項體育活動,那就不得不讓人見笑了, 我不喜歡像籃球或是高爾夫這樣的運動,籃球的競爭性太強了,網球也是, 它們會讓你感覺不愉快的,我不喜歡那樣; 我還喜歡去遊樂園,看看動物,或是諸如此類的事。 V:在你的生命裡,有沒有什麼夢想? MJ:世界和平,我希望我們的下一代會看到世界和平的這一天,而不是現在這種局面。 V:有沒有對唱歌有過索然無味的感覺,或是覺得唱歌變成了一種工作? MJ:唱歌一直都讓我感覺很愉快,除非我身體不好時,平時我總是感覺唱歌很有意思,我還仍舊愛著音樂。 V:很多人都把你看作是一個偉大的歷史性人物,一個樹立了至今仍存在於音樂中的某種標準的開拓者,從這裡開始,Michael Jackson要朝什麼樣的方向發展? MJ:謝謝,謝謝。我對電影有著很深的感情,我想在電影媒介裡開創一條新路——寫劇本、導演、製作、帶出一個全新的娛樂產業。 V:什麼樣的電影?你正在看腳本嗎? MJ:是的。 V:有感到寂寞的時候嗎? MJ:當然,如果我站在舞臺上,那就會感覺很好 但你也可以讓家裡有一屋子人,而內心還是很孤單。 我不是在抱怨,因為我覺得這對我的工作來說是一件好事。 V:說一說創作《Speechless》的靈感吧,這是一首很有感情的歌。 MJ:你會覺得吃驚的,我在德國和一群孩子一起,我們打了一次水球仗—— 我是認真的——之後我高興極了,於是就跑到了他們的樓上,寫了這首《Speechless》, 是快樂激勵著我,給了我靈感,我討厭說這樣的話,因為那是一首如此浪漫的歌, 但它是在我那場水球仗之後的傑作,我很高興,就在那兒創作出一首完整的作品。 我感覺這首歌對當時那張專機來說已經足夠地好了, 再天賜的福分之外是魔法、驚歎和創造力。 V:你收集什麼東西嗎? MJ:我喜歡任何意見和Shirley Temple、Little Rascals、Three Stooges有關的東西,我喜歡Curly,因為太喜歡他,所以還為他編出一本書呢,我找到他的女兒,我們一起寫了這本書。 V:有沒有什麼想要對Fans說的? MJ:我喜歡Quincy Jones,我真的很喜歡他; 我還想要告訴大家,不要憑聽到什麼甚至是讀到的東西來判斷一個人, 除非你親自聽到當事人自己是怎麼說的! 現在有不少小報都追求轟動效應,不要落入他們的陷阱, 我會把所有的小報帶回,並一把火燒掉, 其中有些小報想掩飾自己的本質,但他們依舊是小報。 V:最後,談一談你是如何讓自己的創造力水到渠成的吧! MJ:在這方面我不強迫自己,讓它順其自然吧! 我不會做在鋼琴前想,“現在我要寫一首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歌了。” 從來沒有這樣的事,我相信在你來到這個世界之前,這些東西就已經存在了, 然後它又不偏不離的掉到你的腳前,這是世界上最可以給你精神鼓舞的事情, 當它到來時,會隨著所有伴奏一起而來! 一連串的音符,貝司,鼓,歌詞,而你只不過是一首完整的歌形成的一個媒介,是條管道。 有時把自己的名字寫在一首歌上——“詞曲:邁克爾·傑克遜”——會有內疚的感覺,因為好像是天上早已把一切都做好了 就像米開朗基羅從義大利的採石場裡發現一塊巨大的雕刻一樣,他會說:“裡面是個沉睡著的天使。” 之後他就要拿起錘子和鑿子,只需要把這個沉睡著的天使放出來就可以了,一切都是現成的。 (感謝ROSEMARY進行的相關整理工作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