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事就愛找樂趣!.....陽台就是要花花!

關於部落格
境隨心轉...生命中的事物,有時候轉個彎........
也許會變得簡單喔...

Michael Jackson~ I love you forever....
  • 341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造型師說:麥可傑克遜是世上最高贵的人

2009-11-09 来源:MJJCN.com 作者:shell88 [字体:大 中 小]
2009年11月9日 - 她是紐約著名的造型師,出生于Takov,她曾為斯蒂文·斯皮爾伯格、妮可·吉德曼和希拉蕊·克林頓工作。有兩年半的時間她與這位流行音樂之王在一起。他在1月前說即使他離開了世界舞臺,他將永遠和她在一起。 邁克爾·傑克遜從來不自私,他與整個世界分享愛,他是流行音樂之王——沒人真正承認這一點直至他去世。邁克爾不是怪胎,即使媒體寫了這麼多醜陋的東西和謊言強加于他。人們不理解他就象不理解貝多芬和莫札特,但時間證明他們都是音樂天才。傑克遜是驚人的藝術家。他與音樂生活在自己的世界。我很開心/幸運成為他的朋友,他從千萬人中選擇我成為他的造型師,”拉斯卡·伯格曼(Ruska Bergman),這位流行音樂偶像的私人造型師如是說。
她僅僅在紐約工作了幾年,但她已與希拉蕊·克林頓、比約克,辛蒂·克勞馥,妮可·吉德曼,格溫妮絲·派特洛以及其它許多明星一起合作過。 她深信邁克爾·傑克遜是她曾經一起工作的人中 最高貴和最懂人情世故的人。 “我為義大利的《時尚》雜誌工作,我為許多導演、運動員、演員作設計。當我們必須為一組照片選擇一個音樂偶像時,我提議邁克爾·傑克遜,於是我給他發了一封信。3周後我在劇院中接到他律師的電話說,他代表邁克爾·傑克遜給我打電話。我完全沒有想到。我怕自己那樣聯繫他的方式錯了,於是我開始道歉。而律師告訴我邁克爾同意拍攝照片時,我在昏倒之前請他再重複一遍。我立即打電話給雜誌編輯告訴她邁克爾·傑克遜同意了。”
拉斯卡說,為拍照所作準備工作是強度最大的。 “我找來幾千個姑娘來協助我們,最後選擇了6个。邁克爾對他的所見印象深刻,邁克爾嚷道,‘姑娘們,你們太棒了!’,”而拉斯卡為此努力工作了5个月。 “雖然他是一個超級巨星,邁克爾從來沒有耍大牌。他非常專業,他知道他在和最好的造型師、化妝師和攝影師一起工作,他從來不看低他們的工作。
“當時有上百人在場,我們播放了他的《顫慄》(Thriller)專輯,他立即開始在相機前起舞,不一會兒,每個人都流淚了。 他的氣場那樣強大,我後來常常想,他一定來自于外星球。” 邁克爾對拉斯卡也有同樣的看法。他驚訝于她對工作所投入的愛。因為他們有相似的感覺,他們繼續合作,工作關係很快轉變成友誼。他喜歡她的個性和真誠。他欣賞她在工作過程中,對所能和所不能的一貫誠實。 近幾年邁克爾·傑克遜的風格變化非常明顯,為世界媒體所注目。網路上,人人都在問誰是這位20世紀流行偶像新形象的造型師。他的秘密武器當然就是拉斯卡。
“他非常信任我的品味,他總告訴我不要停止,因為我是他遇到過的最有趣的人。 當我們成為朋友後,他告訴我 當我第一次在拉斯維加斯他的門口出現,他從我身上聞到了地中海的味道。” 過去兩年中,拉斯卡和邁克爾常常在一起合作。他們常常見面,並有保持固定的聯繫。 “新年時我的電話響了,我接起電話聽到有人在唱著歌劇。我完全被搞糊塗了。 我問他是誰,邁克爾說道:‘你猜我是誰?’。 他非常羞澀,我難以形容他有多麼溫柔。 但他的才華,他的聲音、音樂和魅力無人可以超越。” 自從初次相遇,拉斯卡就深信他是個天才。在拉斯維加斯相見之後,她的整個世界都變了。當她走在街上時,突然發現與邁克爾相比,所有人都那麼平凡。 “我越看他就越愛他。他就是魔力。他是世上最高貴的人!! 這個星球上沒有男人比得上他的內在和外在之美。 我遇到過許多明星,與他們交談,與他們合作,但沒有人能有接近邁克爾的魅力。他走在所有人前面。 我不能相信他的離去,在我們一起作了這麼多事情之後,叫我怎能相信? 我對巡演有許多設計創意,多麼遺憾用不上了。那本來會是真正的壯觀景象。” 根據《福布斯》雜誌,邁克爾·傑克遜原本可以從巡演中賺到五億美元。但他沒有太多考慮這些。他有30個人為他工作,照料一切,他有11個律師。他離群而居,但他知道誰是真正的朋友。拉斯卡到洛杉磯來的時候,邁克爾會給她打電話,有時他會親自到比佛利山飯店來接她。 “轎車的玻璃窗搖下,帶著6個保鏢的邁克爾在那招手呼喚我。我們互相喜歡並尊敬對方。他喜歡我穿著的一切,也總想穿上。他總問我那麼長時間我都藏到哪去了。這樣的人不會再有了,我深信他的音樂將會流傳上百年。每人都模仿他,但只有邁克爾本人出現時人們會暈過去。” 她曾在最大的時尚屋工作過,她向Tom Ford,紀梵希和其它人提供建議。她吸引了流行音樂之王,因為她的謙虛和對金錢的慷慨態度。 “一個月前我們一起吃飯時,邁克爾問我,‘你知道為何我喜歡和你合作嗎?你從來不會要求金錢,我們從來不談論合同。你信任我就象我信任你。 過去兩年我換過6個經理人。你是唯一一直在我身邊的人。 每個人來了又去,只有你,親愛的,永遠和我在一起。’” 她最後一次見他是在他離世前兩周。她在他家中呆了五天。 “他真的很美。他一點也不抑鬱悲傷。他甚至還跳舞。不象有所憂慮的樣子。 像往常一樣,他是這個星球上最溫柔的人。 他就象‘ours’(“ours”是一個南斯拉夫詞,指來自前南斯拉夫的人,比如“那姑娘看起來像‘ours'”)。除了斯蒂文·斯皮爾伯格,我沒有對其他人有這樣的感覺。 但邁克爾不同尋常,他的溫暖和愛徹底征服了我。一切都很好。 我不能相信他突然離開了。” 她在片場的時候聽到他去世的消息。那一刻她幾乎從椅子上掉下來。她唯一能說的就是這不可能,不可能。好些日子她不能停止哭泣。她為將要上映的電影《就是這樣》(This Is It)保存著所有材料、照片和資料。 “我非常榮幸能有機會靠近他,看到真實的他。我們完全地相互理解。 我對媒體對他這樣不公平和殘酷感到悲傷。 他沒有癌症,他的鼻子沒有要掉下來,所有這些都是編造的、愚蠢的謊言。 他現在與天使在一起了,但他的音樂將會永恆。”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